您的位置 : 乐虎游戏官网登录 > 乐虎游戏官网登录 > 现代言情 > 官宣吧,简先生!
官宣吧,简先生!

官宣吧,简先生! 球球 著

已完结 简烨泽苏安若

更新时间:2020-06-23 11:22:31
主角是简烨泽苏安若的小说是《官宣吧,简先生!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球球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小说精彩段落试读:简烨泽是苏安若暗恋十年的白月光。但深入骨髓的爱恋,从来只有苏安若知道,因为他是同父异母姐姐的未来夫婿。原本以为看着他将要步入婚姻殿堂,她就彻底死了心。谁知,一场意外,竟然将他们拉到了一起……...
展开全部
推荐指数:
在线阅读
章节预览

苏安若后背被狠狠甩在了墙上,力道再重几分,恐怕她的肋骨都要断上几根。

简烨泽一直站在她身后?

莫非,她和电话那头的对方,都被他听得一清二楚?

苏安若的心,狠狠漏了一拍,脑海里一片空白,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还没反应过来,简烨泽苍劲有力的大手,已经狠狠掐上了她娇嫩白暂的颈脖。

“简……”苏安若惊恐地瞪着眼前发狠的男子,脖颈上霸道的力度让她喘不过气来,强烈的痛楚让她忍不住双眼泛泪。

但在简烨泽眼里,眼前楚楚可怜的小女人,不过是在装作可怜,博取他那为数不多的怜悯。

“简少!您快松开手。这个女人快没命了!”身后的助理见苏安若被掐得有气入没气出,忍着憋在胸口处的惊恐,双手使劲儿,却发现简烨泽的手仿佛像生了根的藤蔓,紧紧攀附在苏安若的脖子上。

“滚!”简烨泽瞪红了双眼,状似发狂,一个字仿佛裹了南极的寒冰。

助理感觉到简烨泽手下的力度放松了不少,知道他并不是真的为难面前的苏安若,才慢慢松开了手。

“是。”助理一溜烟儿般,逃也似的离开房间。

“咳咳……咳咳……”

苏安若感觉脖颈上的力度彻底松开后,新鲜空气如涌泉般一下子灌进心肺。

简烨泽从左胸处取出口袋巾,仔细擦拭着骨节分明的手指,一个眼神都没有施舍给苏安若,“你在聊什么?”

“没,没什么……”苏安若头脑“嗡”的一下,感觉后背的冷汗都快要冻住,**的颈脖上起了鸡皮疙瘩,像个凝固的瓷器娃娃,眼神直直落在前方一动不动。

“我的耐性,很有限。”简烨泽眉梢眼底都挂上了冰柱似的,凌厉的视线,稳稳当当落在苏安若的头顶,身上。

他的瞳孔倏地一缩,骨节分明的手指,攀附上苏安若的娇嫩的脸颊,手下微微用力,逼迫着她抬起头。

疼!

苏安若感觉寒气从她的胸口处蔓延到喉咙,娇媚的小脸痛苦地皱在一起,小身板左右摆动,想要摆动眼前可恶的野兽。

“说!你和多少个人交易过?这么熟练的语气,应该也不是第一次交易吧?”简烨泽深吸了一口气,一字一顿地盘问着苏安若。

但仿佛只要眼前的小女人答“是”之后,他就会张开血盘大口,一口将她吞进肚子里似的。

苏安若却紧紧闭着红唇,眼神倔强而清冷。

“安若!安若!你还在吗?”西西焦急如焚的呼叫,从电话那头传到简烨泽和苏安若的耳中,倏地打破了他们之间死一般的寂静。

苏安若心跳漏了好几拍,下意识大声呼叫,声音发着颤抖,“救……”

可惜,颈脖马上又被简烨泽钳制住,到了嘴边的呼救,硬生生被塞回肚子里。

简烨泽生得极其高大,手臂逎劲,将苏安若逼到墙角,狭长的眸子微微睁开,溢出似笑非笑的意味,唇尖轻轻抽搐着,俯下身子,状似亲昵地在她耳边摩挲着,“我最讨厌女人骗我。”

苏安若眸子溢满了恐惧和后怕,她呼吸渐弱,感觉到周遭世界模糊一片,她使尽力气,但力气不大的小手,根本撼动不了简烨泽筋骨分明的大手。

母亲……

苏安若泪水,滴在了简烨泽的大手上,滚烫滚烫的,像温泉地热,烫进了他的心里。

“安若!”西西依旧没有不放弃,带着哭腔,一字一句道,“卖血的男人,我已经找到了!他的电话,我已经找到了!你答应我一下啊,别吓我啊安若!”

卖血?!

简烨泽眉头紧蹙,双眸一缩,下意识松开了紧紧握住苏安若颈脖的大手。

失去了力道的支撑,苏安若娇弱的身躯,瞬间软绵绵的,顺着墙壁滑到地上。

简烨泽轻轻猿臂一揽,将苏安若揽在自己坚硬的胸膛前。

他半垂着脸庞,探究的目光落在苏安若的头顶,身上。

视线落在苏安若身上,他发烫的指尖捏起她精致的下颚。

她皱着眉头,灵动的双眸紧紧闭着,如丝墨发被汗水浸透,粘在脖颈上,竟然无端生出一股魅惑的美感。

只是原本红润的娇俏脸庞,煞白煞白的。在简烨泽怀中的她,仿佛是一朵在滂沱大雨中被摧残的白玫瑰。

简烨泽锋利双眉收敛,狭长的眸子染上半点担忧,手下不由自由伸到苏安若的鼻下,探到她呼吸虽略有凌乱,但也气息不弱,才松了一口气。

他只是怒极失态,想要小惩眼前的女人,没想到反而折磨了自己。

简烨泽的眸子里深深地映上她的影子,眸子中的她脸颊上隐隐带着些或有或无的泪痕。

他素来不爱见女儿家的眼泪,但怀中的女子却让他生出一点点的怜惜,带着薄茧的指腹,轻拭着她的泪痕。

简烨泽骨节分明的大手,松开了对苏安若的禁锢,“这女人交给你!”

身后的男助理机警懂事,手臂一揽,接住了柔弱无骨的苏安若。

——

苏安若的意识,被一阵阵吵闹的杂音强行唤醒,求生的意志强烈到让她冲击眼前的最后一篇黑暗!

一瞬间,她的六感恢复,被褥的阳光味,地板的消毒水味,空气中甜腻的百合花香味……

她试探挣扎了一下身体,耳边传来“咿呀”一声响声,她猛地睁开双眼,被头顶上直射眼球的日光灯恍出了泪水,左右眼转动,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张病床上。

苏安若轻轻活动了一下手指,发现没有想象中的乏力,反着双手撑在床褥上,一系列的动作,让吊在病床上空的吊瓶晃晃荡荡了好几下。

再瞧了瞧扎在手背上的针和管子,她这是被简烨泽送到医院了?

“苏小姐,您终于醒过来了。”一个身穿白衣护士服的姑娘,轻轻推开房门,顺手打开了灯。

“护士姑娘!这是什么时候了?”窗外漆黑如墨,一阵冷风将树桠吹得簌簌发抖。

“苏小姐,你整整昏迷了24小时,现在已经是21号夜晚9点。”护士姑娘将推车上的新吊液给苏安若换上。

“21号!!”苏安若头脑“嗡”的一声,瞳孔倏地睁大,猛地拔下手背上的静脉穿刺针,顾不上不断涌出的鲜血,双手支撑着,挣扎着爬下病床。

她身体不打紧,只是虚弱点。但是母亲那边距离补交医疗费已经过去整整一天!她不能等,说不定此时已经停止治疗了!

“苏小姐!”护士姑娘一时没注意,几乎被迎面冲来的苏安若撞到,但出于职业操守,还是按着被撞得生痛的手臂,着急的在她身后喊。

苏安若捂着出血的手臂,鲜血沿着她狂奔的路方向滴着。

跑到地下室,一把推开病床的门后,阴暗低沉的光管下,病床上并没有躺着她的母亲,只剩余床上平平整整的铺着一块白布。

苏安若心脏剧烈跳动,头皮炸裂,眸子里瞬间蓄满了滚烫的泪水。

人去床空——

“母亲!!”苏安若压抑不住胸腔中的酸涩,泪水夺眶而出,原本虚弱的身子彻底失去精神支撑,一下子跌倒在地上。

泪水像断线的珠子,从她的脸颊上不停的滚落,苏安若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压抑,放声大哭起来。

为了母亲能得到最好的治疗,她放下尊严,毅然回到母亲最痛恨的苏家。

为了母亲,她在苏家忍气吞声,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,她甚至跪倒在苏雪雅的脚下,像条狗一般,卑微地乞求着她的施舍。

然而一切已经结束了,是她没有及时交上治疗费,是她害死了母亲!

苏安若心痛得发麻,大脑一片空白,双手紧握成拳,一拳一拳,重重地在地板上捶打着。

她在怪责自己,在床上昏迷了一天而已,就再也见不到母亲了。她恨自己无用,恨自己懦弱,只想出事的是自己,而不是母亲。如果可以,她甚至想折寿十年,也要换回母亲的性命。

“苏,苏小姐——你身体——尚未痊愈——快,快——跟我回病房吧!”护士姑娘双手叉着腰,上气不接下气。

简烨泽的女助理闻声而至,赶到房间后,看了一眼哭得声嘶力竭的苏安若,赶紧俯身伸出手去,想要拉起她,“苏小姐,请随我回去吧。”

“放手!”苏安若蹙起秀眉,双眼通红!我连我母亲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!”

女助理们互相之间对了一下眼色,为首的女助理上前一步,缓缓道,“苏小姐,您不用担心。简少专门吩咐了医护人员,在昨天的时候,就已经将您的母亲移转到VIP豪华病房了。请放心,你的母亲现在有专人看护,而且还得到医院最顶级的治疗。”

苏安若依旧跪倒在地上,神色恍惚,目光从迷离的雾气中重新凝聚,筋疲力尽地轻喘了几口气,才勉强挤出了两个字,“什么?”

“简少已经支付了您母亲的住院费。”女助理板着一张俏脸,对傻愣愣跪在地上的简安若稍有不满,“苏小姐,你母亲暂时并无大碍,请您跟我们回病房休养吧。”

简烨泽?

是简烨泽帮助她渡过难关的?可是,他为什么要帮她?他不是对她厌恶至极吗?

苏安若深深吸了一口气,双手支撑这身体,缓缓起身后,不动声色撩起眼皮,“你们安排一下,我要见我母亲,另外,我还要见简烨泽!”

女助理迟疑,似乎很艰难地张开嘴,“苏小姐,简少暂时不想和你见面的。”

#####

小说《官宣吧,简先生!》 他要掐死她吗? 试读结束。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